叶子

主食青黑,GGAD
宗越脑残粉
百度ID:lf四叶

宗越的草稿菌

坑着的,一直没写

度娘把帖子吞了,还好收藏的有,怕哪一天收藏也没了算是做个备份

号外号外{魅:还没正文就号外,坑货!叶:魅魅倪邹凯,别捣乱}


不完全统计,战北野救孟扶摇两次,云痕救两次,长孙无极更是从扶摇五岁时候开始设计,几乎是为了女主生活,其他都成了顺便,而宗越似乎每次出手相救,旁边都要跟着1-3只




男主们对女主的欣赏必然要,尤其是碰上孟扶摇这样彪悍的一只。
欣赏之外,云痕在太渊皇宫孟大王打动
战北野被孟大王“帝王家龌龊论”震撼
长孙无极认为,如果不是遇到扶摇,恐怕会心灰意冷把一生心血尽献师门,
不夸张的说,这几位都是被影响到思想,而后直接间接的被影响到以后的生活。{魅:亲,你忘了齐寻意兄弟哦,他们俩被一窝端了。叶子:.....魅魅倪邹凯,别捣蛋}


而宗越,虽然一边对女主暗暗欣赏,一边骂女主一边给她收拾烂摊子,但行为处事影响几乎没有,用一句比较现代化的话来说,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已经形成,没有因为彪悍女主的到来有所改变,{魅:跑题了跑题了,回来回来!!叶:.....魅魅倪邹凯,别捣蛋}
阿勒?思路没了,我们说还是直接说昆京之变吧。




来段平时用的叙事六段论
时间:昭宁十二年腊月
地点:轩辕,昆京
人物(势力):宗越,轩辕晟(掌权十四年的摄政王),轩辕旻(隐忍的双面傀儡),孟扶摇(路过打酱油的),小安一类人(文懿太子背叛者后代,被宗越控制)
事件:昆京之变
经过------ 摧毁轩辕晟用来监视朝臣的组织,用朝臣隔离摄政王(半路出来个打酱油拖累他受伤,不过对行动影响不大),杀掉最早背叛文懿太子之人的后人,把他们加以控制渗透摄政王的势力,用药人毁掉摄政王的武功,用自己暗杀组织培养的死士杀之。


暗魅的吐槽·宗越的逃亡



相关原文(可以不看)
突然便有了倾诉的欲望。
   他低低开口,孟扶摇停下了手。
   “你大概认为,作为这样的主子,是不是太冷漠无情,其实我只是觉得,谁活着,都不如我活着更重要些。”
    “我活着,才有可能将他们救出,就算救不出,我也有更大机会为他们报仇,将来他们的家小,会得到更好的抚恤,比起他们,我活,更有价值。”
  看着孟扶摇有点不以为然的表情,暗魅笑了笑,道:“我有一个家仆,十分厚道,对待任何人都不离不弃,当年他和我一起被仇家追杀,有同伴受伤被丢弃,他不肯放弃,半夜潜回去欲待救援,却不料那个兄弟被俘后变节,受到敌人的指使,诱骗他暴露了我们的藏身之地……那是一场血腥的杀戮,人都死光了……他和我都陷入死境,我被人救了,他却活活被剥了皮,我记得他最后推我下井躲避的时候,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说……信任这东西……太奢侈……”
   孟扶摇不说话了。
   暗魅说得轻描淡写,她却仿佛嗅见了那夜的铁锈般的森冷和血腥气味,看见那汉子的忠义和悲愤,看见变节者的畏缩和被出卖者的拼死,看见活剥的蠕动的人皮,藏在深井里满面鲜血的少年。
   “我曾也认为,信任是个相互的东西,你坦诚以见,别人也会赤心相待,事实上,这很多时候是个美梦,不建立在一定利益交换基础上的信任,那多半是空中楼阁。”
   “所以我和我的属下,只有一个关系,主人和死士,我掌控他们的意志,生命,和家小,保证在他们牺牲后给予他们足够的补偿,他们因此献给我永不可能背叛的忠诚,我永远不用担心再有背叛,哪怕就像现在,我身受重伤,而他们正在蒸锅里煮,我依然可以坦然坐在这里,和你说我以前的故事。”
   他讥诮的笑了笑,问孟扶摇:“你想过没有,假如此刻,他们耐不得蒸煮的酷刑,招认了我,那你和我,现在是个什么境遇?”



评析:



每每看到此处,某叶脑中都会浮现那样一幅场景:男主一副咆哮帝扭曲面孔,对那些对自己忠心耿耿猜忌下手(明清十大酷刑自己脑补),女主灿舌若莲花,略施巧计,让男主相信世界上还有人可以相信,改变男主和属下相处模式,让属下大跌眼镜对女主万分感激云云{魅:不要光忙着脑补亲,你本来想说什么啊哦哦。叶:我是那种光恶搞忘了要说什么的二缺吗??魅:以我对你二十多年的了解,你太是了!!叶:魅魅倪邹凯,别捣蛋}


18楼隐藏信息:暗魅(或宗越)是极少倾诉的人。
那是一场血腥的杀戮,人都死光了……意为在轩辕,文懿太子的本来势力已经耗尽,宗越几乎已经无所依靠,若他想东山再起只有自己发展势力,事实上他除了东山再起也别无选择。
信任这东西,太奢侈:某些信任会更多的人人置于险境(尤其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很庆幸信任没成为不负责任的负累,更庆幸他没有盲目猜忌迷失本心,而是用利益交换做到了历经惨烈背叛后的平衡。


愿你遗忘·苍凉叹息·宗越的逃亡

相关原文(依旧可以不看)



孟扶摇抿着唇,伸手去拨他的手,暗魅却突然自己放开了她,与此同时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孟扶摇一惊,以为他醒了,仔细看他眼睫翕动,额头挣扎出滴滴汗珠,依旧处于半昏迷状态,孟扶摇坐在黑暗里,抓着湿巾久久的凝视着他,想他又是沉浸在什么样的梦中,以至于发出这样一声无奈又苍凉的叹息。


孟扶摇看着宗越痛切的眼神,一霎间光影重来,恍惚间十四年前孤崖之上翠柏之下,那白衣的少年轻轻抚着自己满嘴松动的牙齿,那般低低的说:“但望你忘记……但望你忘记……不要和我一样,日日想起……”
他负着那样的痛,自少年起便失了人生之欢,日日折磨寤寐难安,所以才希望她避免那样的痛,轻快明亮的长大。


好烂一副棋·宗越的逃亡



相关原文(可以不看)



“我家中遭变,逃奔于五洲大陆,家族虽有亲人散布七国,不乏身居高位者,却无人愿意收留我这个麻烦,是她,是她这个我自己都忘记的姨母主动派人来接我,对我说,有姨母护你,谁敢动得你?”
  宗越长吁一口气,夜色中那口气竟然是白色的,像是冬日里因为空气寒冷而凝结的霜,然而这是春夜,晚春之末,枝上青杏小,堤上吹绵老,春光如此流丽曼长,写在他眼眸里却是凄清的苍凉。
  “也许她并不是多么疼怜我的遭遇,更多的是为了显示她身为璇玑皇后的尊贵和荣光,但是无论如何,在最初最艰难的一段时期,我受到了她的照拂,我的广德堂,也是最早在璇玑发展,然后才得以在五洲大陆延伸势力,没有她的帮助,我早已死在无穷无尽的追杀中,更不要提十年忍辱,终报大仇。”
  “你知道的,为了报仇,我什么都做过,何况仅仅是依附于她?”宗越笑得淡而苦涩,“她是恶虎,我是伥,玉衡的身份,有些事未必肯做,那么便是我为虎作伥。”
  “包括,杀了许宛?对她施梳洗之刑?”孟扶摇的问句不是问句,大抵是块坚硬的带着棱角的石头,砸下来。
  “也……可以这么说。”宗越闭了闭眼,“她被发现后,意图逃奔,那方向不是逃往宫外,而是逃回那间屋子,她当时应该是想放开你让你逃,是我……拦了下来,皇后要我拦,我不能不拦,我那时不知道,她是要回去……放你。”
  孟扶摇不说话,背影笔直,像一桩嵌在月中的玉柱。
  “她倒在我手中时,说了一句话,她说,求你放过我女儿。”我看着她眼睛,想起我自己母亲,家中灭门那夜,我母亲拜托家将护我出门时看我的眼神,也是这样的。
“我便问她,愿不愿意现在死?她惊讶的瞪着我,点了点头,她真是很聪明的女子,不用我多解释便做了抉择,我抓她回去时,便用了师傅教的闭穴大法,用金针截了她的脉,那金针能够控制她的痛觉,只是那样一截,必死无疑。”



评析


年少时寤寐难安的梦魇,成熟后苍凉的叹息,是为他亲生父亲被人掼死的惨状?是为他在母亲决意赴死时她的眼神他的挣扎?是把他带大乳母被蒸之后的酸味?是他满脸鲜血在井下时忠仆蠕动的人皮?


不得而知。


他挣扎过流离过飘零过,在那般挣扎的过程中,他手底不乏无辜的冤魂(书中原文),可他又有多少次,险些成为无辜的冤魂?若他死了,又让多少人的鲜血白流?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副烂棋。过不了那个坎,他就是鱼肉,过了,就是刀俎。从他父亲被摄政王亲手掼死那一刻,他无从选择,只能以杀止杀,不择手段。
璇玑皇后并非善人,接阿越去璇玑,更有可能是为了显示自己璇玑皇后的荣光,而两人的相处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不难看出,对于阿越,璇玑皇后更多的把他当做了她为害后宫的工具。
受苦的人,没有悲伤的权利。[1]纵然不忍,羽翼未丰的宗越,救不了皇权倾轧下的许宛(就算他不拦,许宛一样逃不了)。曾经的天子骄子去为虎作伥,没有顾影自怜,不见愤懑,只有丝丝凄凉。看尽了世间冷暖,更知道自立的重要。他越快的适应发展自己的势力,就越早能离开璇玑皇后的羽翼,离开血腥肮脏的璇玑皇宫。


{魅:在轩辕晟和璇玑皇后双重影响下,没有长成一个变态,阿越真的不容易呀......叶:......他只是适应环境去生存去承担....又没有被这两个人影响.....魅:对哦,你说,如果阿越没有自助的话,估计孟扶摇推boss到了璇玑,会听别人用鄙夷的口气说,那郁郁不得志是白衣人轩辕皇族的后人,毫无疑问的被推翻,最多被孟女王感慨一声,可惜了一副好皮囊。叶:魅魅倪邹凯,别捣蛋}


号外号外1:
为什么特别强调文懿太子的势力耗尽,有句古话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可以看天煞卷各方面战北野外公,从食客准备的比天煞皇宫强十倍的地图,到为他谋名师,亲身教政治和军事,还有战北野封地的宝藏,不喜欢喝酒为了战北野醉了二十年的老太监,作者用这样的视角隐晦的提示了周老太师的隐藏势力,直教人感叹找个好外公少奋斗十年。而轩辕,把文懿太子的势力连根拔起(只有阿越一个漏网之鱼还是被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所救),也可以看出摄政王的势力,手段,狠辣(不要他被孟扶摇耍几次,就以为他是一那么容易忽悠的王爷啊喂)



号外号外2:
依旧原文,咳咳

灰衣人脸色一变,神情掠过一丝犹豫,半晌道,“暗魅不是我联系的,我有个朋友,以前送给他一个人情,他才答应出手,至于那个宝贝……听说是天煞通关令。”


元昭诩瞟他一眼,他一直若有所思,突然问,“你不是在等暗魅么?他这人言出必践,定然会出现的。”

宗越端坐着不走,屋外柳树阴影打在他脸上,有一种奇怪的笑意明灭,忽然道,“我回来时从璇玑边境过,正遇上璇玑国前来迎接佛莲公主回国的銮驾。”
  孟扶摇心跳了跳,眯了眯眼道,“与我何干?”

  宗越目光一闪,扯出一抹笑意,道,“你果然见过她,否则你会直接问佛莲公主是谁。”


上楼评析:第一个对话提到宗越,说明他言出必行,还有就是欠人的情他会还。对于璇玑皇后的当初的相救,无论那种方式,他应该已经还清(轩辕卷和璇玑卷也没有写出两人的交集)。谈起佛莲时候打趣孟扶摇的态度则说明阿越和佛莲两人应该不熟,换句话说就是阿越在璇玑皇宫呆的时间不长。


对峙·昆京的火光




  相隔十多年,一对隔了辈分的生死之仇,用十余年的时间你来我往攻防推挡,一日不停休的进行着无声的生死之争,却直至今日,才真正直面相对。
   轩辕晟目光缩起,如淬了毒的箭。
宗越却只是淡淡仰头,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不像在看一个他卧薪尝胆用十余年时间去算计的敌人,倒像在看他那些花圃里的花——白天的时候,他很珍惜的爱护着它们,晚上他沾满鲜血的靴子,却往往毫不怜惜的踩过娇嫩的花朵。


评析:
神人无己,至人无功,圣人无名。[2]他于苦难血腥黑暗重生,经历了无数次的死亡,用十三年的经营,搭上自己的健康,明明最有资格狭隘愤懑或为自己做到骄骄自满,他却没有任何情绪,淡然走过那些刀光血影,高贵而一尘不染。

{魅:我就是这段爱上他的!!哎呦卧槽!!这才是最强大的男人有木有?!!在恶劣的环境没有被打倒,一朝成功也没有特大波动,爱死了爱死了(请代入五十个人在吵架的聒噪....)叶(捂耳朵):魅魅你走开,别捣蛋}


最悲伤的故事·昆京的火光

凄厉的女声乍然响起,裂血般穿透喧嚣的人群,宗越的笑意凝结在唇角。
韵儿!
他已经命人趁乱入府打昏轩辕韵送至她外公家,为什么她会出现在临天楼下?




阿越对轩辕韵,是近乎任性的尽力维护——他把自己的健康都当做复仇筹码,却从未考虑对轩辕晟的唯一弱点下手。宁愿重新踏出一条路来。
他并非心软之辈,君不见某摄政王的X功能和小儿子都给他弄没了。
她的爱,他用陌路偿还,报仇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待他手起刀落,他和她本来的交集越少,对她的影响越小——若她自己被爱人当做刀刃对付亲生父亲,那才是真正的残忍。
没有任何信物和证明身份暗语的孟扶摇就能从轩辕韵手上套出摄政王的内情,手下不乏能人异士的阿越想要利用兔子郡主有多难?若阿越对兔子郡主假以两分颜色,轩辕韵又能对他有几多防备?若他为了让摄政王痛苦,真没什么比毁掉他的掌上明珠更有效?


宗越和轩辕晟一对宿敌,一个给一直尽力给兔子郡主最好的保护,一个用疏离来避免伤害,即便如此,却得如此结局。
都是命。


号外号外:你还记得天煞真武大会之时造访阿越的姨妈们吗?
阿越的姨妈们各种造访,孟大王各种遭殃。
该!

阿越为何在真武大会时出现在天煞?给孟扶摇补牙。
留在天煞则是因为孟扶摇要对付战南城。
除了孟扶摇对上轩辕韵那场比赛,他一直没有真武大会出现。还不是时候行动--一是孟扶摇需要他,二是他一直避免让轩辕韵牵扯其中。
孟扶摇在妓院和烟杀打架,被云痕和阿越所救,也就是在那个混乱场景,兔子郡主看到了阿越。
再看某孟姓愣头青万分撮合宗姓毒舌男和某只兔子见面的热乎劲,还有骗来的名单,阿越的姨妈们实在太温柔了


1.
相关原文


他轻轻用茶水润了润唇,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那些落入泥土的树叶,轻声道,“这些叶子……本来不该现在落的……”
  齐寻意不以为然的看了窗外一眼,极其轻微的皱了皱眉,随即笑道,“宗公子医者父母心,连草木尚且怜悯,寻意十分敬仰。”
  “叫我宗越就好。”宗越淡淡的笑,放下茶盏,“我生来喜爱花草,见花草不应时而落,不免有点伤情,倒叫三殿下见笑了。”

孟扶摇瞪大眼,半晌吃吃道,“你给花草穿棉袄坐马车?这是什么极品奇花?”
“普通的紫草而已,”男子将盆小心放好,道,“不知谁家扔在村落之外,快要冻坏了,我看见便捡了来,花草有知,也畏惧寒冷的。”



无论是对有意拉拢的齐寻意,还是突然打劫的孟扶摇,他都没有掩饰的必要,他对无害又不能选择花草的怜惜,只能说四个字,医者仁心。看似无法靠近的宗越,实则是悲悯的。


2.
相关原文
那一声尖叫刚锥般戳破了整个玄元山庄的寂静,所有人都已听见,所有人都反应各异。   齐寻意目光深邃,翻腾着算计、局势、计划……种种般般,唯独没有对表妹悲剧的怜悯。
宗越负手立于窗前,面对着一望无际的黑暗,然而他看着虚空的目光却并不空茫,仿佛落在实处,看见掩藏在午夜微雾背后,人生里一些寒悚的命运。   
听见那声尖叫,他慢慢伸出手,做了个划开薄雾的手势。   
奇怪的是,他的眼底,居然也并没有怜悯。

“我便问她,愿不愿意现在死?她惊讶的瞪着我,点了点头,她真是很聪明的女子,不用我多解释便做了抉择,我抓她回去时,便用了师傅教的闭穴大法,用金针截了她的脉,那金针能够控制她的痛觉,只是那样一截,必死无疑。”

白衣洁净的宗越立在窗前,深红九重葛的背景下像一抔晶莹的高山深雪,手里却拎着一团花花绿绿的……雅兰珠。



他的仁慈,给的是皇权倾轧下无力自保的许宛,或者路边别人抛弃的紫草,而不是明显情事或者政事中被报复的跋扈贵族




雅兰珠一段,战北野和孟扶摇睡在一张床上,雅兰珠看到了,她就叫着奸夫淫妇要扑过去,两个神志未清又极其警惕的绝顶高手,这一拎看似免了对孟扶摇和战北野的吵闹,实则,避免了雅兰珠被意外伤到。


3.
相关原文
晚上围在客栈雅间里吃晚饭,菜里有道暖锅,有点像现代的火锅,小巧的黄铜炉子坐着陶罐,里面翻滚着各式肉类和一些时令蔬菜,孟扶摇来迟一步,洗了澡过来,老远就道,“好香。”
刚坐下,两碗汤就递了过来,左手边长孙无极笑吟吟看着她,道,“你喜欢的兔肉。”右手边战王爷道,“肉类吃多会上火,这里面的菇不错,很嫩,你尝尝。”   
孟扶摇盯着那两碗汤,像盯着两碗毒药,那厢雅兰珠啪的搁了筷子,撅起嘴道,“我也没吃肉,我还没喝汤。”那两人就像没听见,倒是宗越,不急不忙夹了筷山药给她,道,“不如吃这个,清火去燥,补气宁神。”   


看过《扶摇皇后》的人,都不会认为宗越身上有份鸡婆的属性,但是不得不说,在大家都熟悉的情况下,只有他,没参与几只的争风吃醋而是用调侃的方式缓解了雅兰珠的尴尬。


4.
相关原文
“我回来时路过武陵粮库,粮库新任的运粮官唐俭对我不逊,我顺手取走了这些东西,如果不是不大方便,我会当时就把他给宰了。”

正好宗越在华州之郊有座庄园,是当地一个大户被他治好病之后赠送的,孟扶摇便去蹭免费的房住,刚进门就听说那家大户的女儿暗恋宗越,整日往这儿跑,宗越不胜其扰,经常避了出去,孟扶摇虽然心情不好,听得也笑了一阵。

对唐俭的态度,对应后文的“宗越一向横着走”
这个唐俭,就是后来被孟扶摇一行杀了冒充的人,虽然不知道他是怎样惹到阿越,但是就德王亲信一项,以本书来看,这个唐俭一定不怎么干净,就算杀了他也最多算一个替天行道



再看那个女孩,以宗越的武功医术或者手段,他要不动声色解决一个让他不胜其扰的追求者相当简单,而他的态度是“经常避了出去”,对于被爱,他终究是珍视的,哪怕拒绝,也未曾想过用自己本身的手段去“解决麻烦”。
{魅(幽幽的):找男人还是找心软一点的~叶:是啊,就算不被他喜欢,也最多是爱情而已,比让人利用到不吐骨头强很多的说。魅:咦?有人谈恋爱前已经想好被拒绝了?!!叶:魅魅泥邹凯,别捣蛋}


5.
相关原文


可惜孟将军算计别人容易,逢上自己面前那几位就废柴了。
云痕精于算数,玩不到两遍,每张牌都记得清清楚楚
宗越打牌就像他开药,行云流水熟练自然,比她这老手手势还熟,他不算牌,也不记自己的牌,专门记孟扶摇,孟扶摇需要什么牌,他绝对不打什么牌,抱着的宗旨就是——我无所谓赢,你也别想赢。
长孙无极更好,闲闲散散的打牌,好像也输,并不每把都赢,乍一看平平无奇,不如那两个精彩,但是一局打下来,孟扶摇便发现,他每输两次必赢一次,且必定把输掉的银子赢回来,最后算下来绝对不亏。


从技术上{魅:多纯洁的话啊,因为你的节操让人无限想歪~叶:魅魅泥邹凯,别捣蛋}

如果说,云痕是高手中的高手,宗越和长孙无极就都是深不可测
云痕兄弟一如既往的一丝不苟

太子殿下一如既往的绝不吃亏
宗越是唯一一个不怎么在乎输赢(他在乎孟扶摇输)而且像是唯一把麻将当做游戏的人
(赢了孟扶摇不少,但是这么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估计也是跟着输了不少...)



6.
关于毒舌
相关原文


正想说几句感谢的话,谁知道对方很平静的笑了笑,轻声道,“这腰带本已有点脏了,姑娘顺手扔了吧。”
  说完还很礼貌的点点头,转身而去,自上了齐寻意后面那一辆马车,马车驰去另一边停下休息,留下孟扶摇呆呆站在石头上,攥着个腰带发怔。
  这腰带明明还是新的好不好,白得豆腐看见都会羞愧而死,他居然就说脏?

  这人性子还真奇怪,说他清高嫌弃人吧,他礼貌周全,斯文谦和,不要腰带还给你个绝对不伤害你自尊的理由;说他随和吧,他明明又不是看起来那么好说话,连个腰带被自己抓过,都立刻弃之如敝屣。



从初见不难看出,宗越一般是疏离而有礼的


原文:
宗越把玩着那盆紫草,淡淡道,“行啊,可是你也不能干吃饭不做事吧?瞧你胖得还有人形么?” 


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场景是在太渊过后去无极国的时候,孟扶摇姚城的时候说自己太安逸了,胖了好几斤,加上文章时不时对孟女王完美身材的描写,当时她的身材比例足以让不少人羞愧而死


原文:宗越闲闲的喝茶,他一向是孟扶摇一说话就端着饭碗到旁边去吃,此时头也不抬的道:“孟扶摇你啃骨头时拜托专心点,牙咯掉了我可没法子装第二次。”
  孟扶摇黑着脸回头瞪他:“蒙古大夫,拜托你不要揭人疮疤好不好?”

“你满身都是疮疤,也无所谓揭哪个。




提示是孟扶摇黑脸,但是像是生气的样子吗(阿不,孟女王没有生气的时候,生气了一般都是打架或阴人去了)
在十强者第六的月魄手中保全人质,这牙齿生的伟大,断的光荣,哪怕对孟女王而言,这也不是揭短


原文:
他这才对长孙无极打招呼,道:“太子殿下气色挺好,比扶摇好多了。”
  孟扶摇翻白眼,这人能不能一开口就是满身的刺?
  “托福。”长孙无极微笑,“陛下气色更好,比我两人加起来都好。”


翻译一下哈:宗越:你把人照顾的那么差!!长孙无极:人是我在费心照顾的什么都没做的你好意思说我!!


如果看前文,被宗越毒舌最多的是孟扶摇,然后是战北野,雅兰珠云痕偶尔被波及,对于太子殿下,他一向是疏离而有礼(争执那一次不算),这次毒舌,看起来是习惯性的过招,隐含的是对另一个人的关心


#真武大会的拔苗助长过犹不及#

我了解这开头,知道这结局,却没看透这过程。


通过原文的争执:
1.太子在给孟扶摇输入真气
2.虽然有宗越的医治和调理,孟扶摇一直有安全隐患
3.没有宗越一直以来的帮助,孟扶摇不可能走不到那一步(不管是武功还是真武大会)
4.汝涵的悲剧对宗越给病人治病有很大影响
文中所提,不由让人想到会不会注重快而忽视病人本身。


宗越“医圣”之名,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他治病疗效极快,他一旦接受病人,必全力以赴,不眠不休没日没夜的务求在第一时间治愈。“不眠不休没日没夜全力以赴”指的是医生(宗越)并非病人。
试想一个留下隐患的医生如何成为医圣?


只能说,孟扶摇是个例外。
阿越没有把她当单纯的病人来看待(虽然很少有那么动不动缺牙断指的活力病患),他对她做最多的并非治伤而是调节。用各种药物帮她提高功力,解她陈年旧毒,甚至给她一大包药备用(孟扶摇刚失忆把一切都忘了还记得自己随身带的那些是毒药那些吃了肯定没坏处)。
当然这和阿越的本身经历脱不开,他少年一直在摄政王手下逃亡,说九死一生都不为过(喂喂,九死一生是那么用的嘛!!!)。对于一直紧密锣鼓打架操盘的孟扶摇实力差一点点就意味着死亡,提高孟扶摇的实力,并非是他着急着拔苗助长,而是他计划人生的一部分。



太子问过一句,难道每次扶摇走岔先生都能在旁边吗?
应该是有这么打算的。

宗越在天煞势力安定之后被摄政王“掳走”,也在他的计划内。
不是给孟扶摇腾出手去轩辕(孟扶摇偷听到宗越被掳走是意外的不能在意外),而是战皇帝坐稳前,孟扶摇少不了折腾,他去报仇也不放心。

想想璇玑卷他一边挨掌给孟扶摇施针的场景吧!!他早就有这样的觉悟,大事一了,就去给那个喜欢打架的女子操心


扶摇五岁发生的事

虽然扶摇自己说,他(宗越)是她的恩人,我还是想把这些伤口撕开来

“所以我并不觉得我欠许宛什么,虽然是我抓回了她,但当时就算我不出手,她也绝不可能跑出皇宫,何况她本来也没想着跑出去,至于我没救她……我不觉得当时的我有理由救她。”宗越淡淡道,“扶摇……我只是觉得我欠了你,如果当时我不先抓回她,而是放她回去放开你,那么最起码……最起码你不用被逼着在柜子里生生目睹那一幕……那是我的错。”

  “所以你封了我的记忆?”孟扶摇默然半晌,问。

  “让你看到那一幕,我深感不安,点了穴道带你出宫,犹豫很久还是封了你的记忆,也许这个决定很自私对你很不公平,可是当时的你实在太……我怕你会疯……”

  宗越住了口,想起那晚他抱起那瘦小变形的女孩时,她一声不吭,却挣扎得疯狂,明明她没有力气明明他一身武功,但每拖她走一步都要耗费好大力气,她扒柜子扒床扒幔帐死死扒住一切可以扒住的东西,眼神里充满了对他的恨意和不信任,他怕人发现,急得打横抱起她便要走时,她竟然一口咬住了床帮,若不是他发觉不对,她满嘴的牙都会被生生拽出来。

的确,宗越没有理由救许宛,类似情况见扶摇对璇玑皇宫的妃子们

而且,书中有提示,就算长孙无极豁出去被师门追杀,也未必能救出许宛,何况根基未稳需要依附璇玑皇后的宗越?

这个白衣胜雪的男子,干净的恨不得把周遭空气清洗几遍,可他手上的鲜血淋漓,这一生,都未必能洗净。
这个孩子,当他还是少年的时候,他的父亲被人杀死,他的乳母被人活活的放进蒸笼,他的母亲,为了保护他命丧敌手,亲耳听到哦忠仆被...剥皮。寥寥几笔,可对于那个白衣少年,要有多痛?
扶摇知道,宗越从来都不算什么好人,为了报仇,什么都可以做。看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冷笑,却不知怎么的泪流满面。许宛和皇宫里其他红颜白骨能有何不同?为了帮宗越,孟扶摇何尝不是沾满了轩辕皇宫里女子的鲜血?她又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皇宫那种地方从来都不会少刽子手,宗越手上沾了许宛的血,可没有他,许宛要多受许多痛苦,而扶摇,这个勇闯五洲大陆的乐观女子,我们还能看到吗?就算当时长孙无极在,豁出一切,也只是能阻止这样的惨剧发生在扶摇面前而已。
如果,许宛这个今世血缘母亲的死,让她沉痛如斯,那宗越呢?这个少年,他要有多痛?当年那个白衣少年,救下衣柜里素不相识的小小女孩,封了她的记忆,他说“忘了吧,不要跟我一样,不要跟我一样”,一路前行,宗越怕是没有时间心疼自己,他要培养自己的势力,他要报仇,他的生命和人生,都太沉重。至于这个女孩,想要以后解封记忆报仇也好,安稳一生也罢,与他无关,他只能送去一份祝福,希望这个小小女孩在有能力报仇之前,不要活在黑暗里,如他。这只是他的一次尽所能的拔刀相助,只是他以为是对生命的放生,却铸了自己相思的壁垒。
最后,宗越问“扶摇,你可还怪我”如此卑微,如此心酸。

虽然素不相识
对于许宛,救不了,就缓解疼痛
对于扶摇,怕她发疯,封印她的记忆,等她变强

轩辕承业五年,轩辕帝君崩于九华殿,时年三十二岁。
这句话不是最虐的
我心疼的,是那五年,一个人在森凉王座上的思念,以及,请求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