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主食青黑,GGAD
宗越脑残粉
百度ID:lf四叶

【扶摇皇后】云痕评--给我心动的少年

我的少年,你当的起一切的加冕


他不是长孙无极,有着全天下神力最强的师父,也不是战北野,有位“贰臣第一”的祖父给他谋划来十强者第三的师父,也不是宗越,有十余年的辗转自保及杀手生涯。初见时,不是长孙无极的惊艳破阵,不似暗魅战北野的高手争斗,纵然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还是败给初出茅庐的孟扶摇,当时一声感慨,两人必有交集,但此人必定不是男主。
这个少年,在面对这个身边总是围绕着五洲大陆最优秀青年的火一般的男子,是有自卑的吧?所以,他准备和他联手并肩作战一起拼命其实送死看似伶牙俐齿的问“配不配?”
所以他说“我觉得他是我的恩人,否则,我要如何追上你.....的进境?“


扶摇不知道,为她太渊皇宫不可思议的道具不顾名节的相助,这个少年会对她一生相护。
他凭毅力赢了璇玑华彦,却甘心输给实力不及自己的雅兰珠,他是云家养子,更是棋子,如此名次会有什么后果很清楚,为扶摇做这些他心甘,他甚至不认为应该让她知道——我爱你,与你无关。
天煞皇宫让他自己都惊心的一剑,真险,还好,他救下那个他最爱的女子。 
不是追逐,不求回报,不为得到,只是希望让我在和你相似的高度,看着你,也许,某一天你会需要我。
扶风相遇,知道他脱离云家,有些诧异又有些欣慰,还好,这个少年,不是那么迂腐。寻宝时期黑吃黑的倒贴,让我不禁莞尔,孩子啊,比起那几只,你是在是太太太实在太可爱了!你肿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啊!他想着尽给找些好东西给扶摇——只是希望,把我所得到所努力的最好的给你。


扶摇失踪,他庆幸燕家云家的放逐,他可以在别人脱不开身时追逐那个他挚爱的女子。当听到那句“长孙无极”时,心痛而了然,他从来都不是她心中唯一的那一个。但他只说“我很高兴,这上面有我的名字。”你会想起我,这已足够。 
面对非烟的杀手,为了扶摇,他不顾礼数的把非烟扑倒,忍剧痛以死相逼让扶摇离开,虽然震撼,又在情理之中。深情如他,无论为她做什么,我都不意外。 
当长孙无极说“徒儿这一生,从没奢望过和他在一起”,我确想起那个连奢望都没有说出的清秀少年。


他的从未说出,想必他清楚,深情也是一种罪,他担心他的深情,让她的幸福变得沉重。 
他的皇位,肯定有她的手笔,了解她的愧疚,可是扶摇,你从来不欠我。 
三国,无后。我偶然会想,你不是战北野一步步打下来的江山,没有宗越数十年经营的势力,在势力错综复杂的朝堂,你任性无后会不会吃力? 
最终,权利顶峰,五圣被问及五国互不侵犯的问题,他的回答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似乎有些了然,云痕,你想必也清楚,她身边已经有了最完美的男人,你就做你无感情的皇帝。也许,能让她不那么沉重。还是幸运的,能和你站在同一高度;还是幸运的,你不需要我,但可以留下遗训,保护你的子孙。
----------------------完------------------------------



写在最后的话:

云痕给我更多的,是情愫。所以对他,是一种心动。
微博上看到一句话:“一生最好三段感情: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
他们相遇时云痕太小,叶子认为他是懵懂的,更加希望他会为一女子,学会去尊重,去爱,去珍惜。
所以虽然他和扶摇一路同行,虽然他深情如斯,我还是希望他能遇见一个女子,彼此珍惜一生,当然,雅兰珠最好。
我曾经无比希望他能和雅兰珠产生些许“奸情”,并不是怀疑他的深情,他和珠珠,爱上自己爱人的时候,都太懵懂,叶子私心更希望扶摇这本书是他们成长历程,更希望他们能抛开前尘,有自己的幸福。
但整部书的表现来看,对某些人而言,一次心动,就是一生的心封。


谁也不知道最后三国皇帝留下的遗训为何,根据凰权中的表现,应该是燕家中途退出,战家疑似有叛徒出现,后来证明所谓“叛徒”用一生来找真正的叛徒,宗家以匪夷所思的(大力丸敲诈式)出现,一直不离不弃。
这样的局面,我是松了一口气的。
我从来不认为,几位皇帝欠大成帝后什么,别人对你好,是你的荣幸,对你不好,那是别人的自由。
诚然几位皇帝的皇位都有孟女王的手笔,几国又因为孟女王匪夷所思的达成用不侵犯的协议。也是为了这种深情,燕家,宗家,战家,几位皇帝都是自主逊位。而且,自发有后人保护神瑛皇后的后人。
但是,天盛皇朝之始,距离大成建立,已经六百年,几十辈子都过去了。燕家宗家战家人记得,他们的某位先祖,曾经心仪一女子。说句题外的,你记得住你曾爷爷的名字吗?反正,我不知道。
经常有王公贵族感叹“恨不生在帝王家”,一方面可以说是那些人太傲娇不识人间疾苦,你丫知不知道有人卖儿卖女只是为了能多活两天?另一方面,又觉得他们确实身不由己,帝王家,也有无尽的杀戮,和责任。他们享有最好的待遇,他们最有义务为国家献身。
几位皇帝给后人留下的,何尝不是责任?且义务和权力明显不对等。当年的关系错综复杂,谁欠谁又有谁说的清?权力,逊位了;人情,还了几百年好几辈子了还不够?
当一个人不得不用一生去做一件自己不情愿事,实在是能把人逼到绝路,人在绝路,会做出丧心病狂的事太正常。何况那些皇子王孙,为了几百年前一个人的感情,做见不得光的护卫?
我甚至能懂,顾衍背叛血浮屠时候的绝望,虽然享有国家最高的供奉,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为一个目的活着,又有谁能懂?庆妃的报复又在清理之中。
我很庆幸,最后反过来对付扶摇后人的,不是几位皇帝的后人。
叶子认为云痕虽然留下遗训,但是并没有强求,他幼年时母亲被活埋,知道这些世家子孙,被逼急了会做出什么来,这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叶子从来不相信战家出了叛徒,战北野是逆着肮脏皇室出生的阳光,那些阴谋诡计,他懂,非不为也,耐不屑也。他气场又太强,他的后人,注定像他。他们只会为自己而活,战家人对大成遗孤的保护,想必也是来自自己的执念。最后战北尧用一生的时间寻找血浮屠叛徒,也不是意外的。
宗家子嗣不胜,他们对于生命,是淡漠而又固执的。我怀疑,宗家子孙,把宗越的多病连同深情一起继承了?
叶子观点:虽然燕家最先推出保护大成遗孤,但不证明云痕情不够,毫不怀疑如果没有皇位束缚,云痕会当扶摇一辈子的暗卫,无奈他爱上的女人实在是太强大。


扯这么多只为一句:虽然世事无常,但论感情,云痕,战北野,宗越,谁都不曾输于谁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