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主食青黑,GGAD
宗越脑残粉
百度ID:lf四叶

宗越不为人知的五十个小秘密

1、 宗越很擅长做饭,因为有洁癖。
2、 他幼年被夸奖沉稳知礼,其实他只是懒得说话而已。
3、 他和汝涵的梁子很早就结下了,因为被人叫做“姐姐”是他不能忍的事,就算对方是个漂亮小姑娘也不行。
4、 乳娘曾笑称只有在和汝涵争执的时候他才像个孩子。
5、 他听说七夕的故事,很不浪漫的想,如果两个痴心的孩子在葡萄架下听牛郎织女的听话,然后一条蛇掉下来了,那可怎么办?

6、 母亲爱他,却不会有亲昵的举动,宗越想着大概就是帝王家。

7、 宗越觉得自己的母亲是世界上最优雅的女人。
8、 母亲把他托付给家将时候的眼神,奶娘被摄政王蒸死弥漫的酸味,都是他的梦魇,当然,他的梦魇比较多,他也不会为此萎靡不振。
9、 母亲在家将把他带走的时候求他不要报仇,好好的活下去。
10、 他宁愿和母亲一起死,不过你被打昏带了出去。

11、 他觉得母亲很酷,一个大家闺秀,一个太子妃,居然有师父这样的挚友,对了,酷这个词是跟孟扶摇学的。
12、 宗越和长孙无极合作很久,两人朋友都不算,他和战北野见面就争,却是彼此信任的人。
13、 当一个人不在的时候,另一个人保护孟扶摇——战北野和宗越没有这么约定过,他们是这么做的。
14、 医术是他的兴趣,后来成为他的立身之本。
15、 他全书唯一一次流泪是为了汝涵。

16、 他的一生都在被命运推动无从选择,从来没有后悔过,除了对汝涵。
17、 在宗越知道聂汝涵是摄政王生女后,他一直避免所有关于他的消息——毫无疑问她的父亲会为她铺好所有的路,他们本该没有任何交集。
18、 他觉得对汝涵置之不理是他做过最混蛋的事,没有之一。
19、 他觉得比起凤净梵,轩辕韵更像一个公主。
20、 他曾经觉得婚姻是一件很崩溃的事,他的师父还是那么光彩照人,而雷动的脑袋油光呈亮的可以照出师父了。

21、 雷动会定期找师父,虽然从来没有得到过师父的好脸色,宗越觉得雷动是欠虐的。
22、 师父经常会对毒药进行无关效果的改良,他试了试,味道不一样,恩,师父真别扭。
23、 谷一迭最怕宗越萧瑟的望着远方,那样的既然让她心疼到压抑。
24、 宗越的杀手服都是执行一次任务就销毁的。
25、 宗越觉得杀了摄政王后他对轩辕皇族就没有责任了。
26、 有手下建议从轩辕韵下手报仇,他拒绝了。
27、 他从没有想过对轩辕韵下手,也不会让别人落井下石,没有为什么。
28、 好吧,如果非要说原因,大概是对被爱的珍惜,活着他想保护那些一尘不染的美好?
29、 暗魅之所以戴面具,因为作为一个杀手,宗越的五官气质实在是太出众了。
30、 除了花花草草,他也经常顺便救一些人。

31、 他救人很低调,但从未失手,而且很少现身,没有给过别人感谢的机会。
32、 他做事不太依赖武功——当然需要用武力他是不遗余力的,而且比起武力他也不差。
33、 他觉得孟扶摇的出现,对他来说是救赎也是惩罚,因为他没有保护那个爱他的冒失的姑娘。
34、 宗越的银裘有市无价,若有人知道”小厮”让配跟他身上一样的银裘,肯定认为那是敲诈。

35、 他吩咐“孟小厮”摘的七叶草是要给她熏制防毒的裘衣,她居然拿了阴阳草充数,为了不浪费阴阳草全入了孟小厮的早餐,孟扶摇牌阴阳草,医圣调制,排毒养颜长痘痘,你值得拥有。

36、 宗越的“小厮“待遇很高,但是有个”小厮“整天跑厨房偷点心吃,预算他吩咐厨房在每个房间都摆上点心,但是某小厮偷点心依旧,他也就随她去。
37、 德王府的时候他觉得孟扶摇能活到遇见他真的是老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38、 轩辕皇宫的时候更有这样的感觉。
39、 姚城同桌而食的时候他注意到孟扶摇闪烁的眼光,之后他都尽量跟孟扶摇一起吃饭——他经常被闹腾的吃不下饭这是后话。
40、 天煞真武大会是他报仇的最好时机,因为某人断牙夺权他一直等到战北野回天煞才动手。

41、 他经常废寝忘食研究各种针对孟扶摇的药——他怕她不能一直那么好运。
42、 孟扶摇随身携带各种药,提高武功的杀人的救人的以及各种程度的蒙汗药。
43、 孟扶摇被非烟设计,连自己是什么都忘了,却还记得自己身上带的药哪些有毒哪些是”好药“。
44、 云痕对那个毒舌大夫第一印象很不好,但是若说起他的朋友,雅兰珠是一个,战北野是一个,恩,宗越算一个。
45、 宗越觉得把云痕推上皇位真的是胡闹,但他派人给雅兰珠送去解决云驰齐寻意的药。

46、 换颜大法之前宗越就知道非烟是包藏祸心的,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宴席,何况他没有什么好失去的。
47、 很早之前宗越就知道孟扶摇是非烟要找的人,直觉如此。
48、 宗越认为皇权霸业犹如过眼云烟,何况在皇权交替中,一个人或者家族是无力回天的,他留给后人的遗训是保护大成后人血脉,而非江山。
49、 比起江山社稷鹿死谁手,轩辕的后人更在乎血脉的传承,保护人和手下人的安全,以及人的感情。
50、 即便不是爱情,她所爱之人给了她垂帘、回忆和半生安稳,比起那些在深宫命运如浮萍般的女子,纵然遗憾,也该庆幸,弥留之际,安意润是想。

原来发在宗越吧的文,搬过来啦


评论

热度(39)